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管理 >

限制行为能力人签署的合伙协议有效吗?

时间:2018-07-04 15:01:20

自裁判文书官网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陆某某。
法定代理人:陆某某(曾用名陆某某),男,汉族,1956年2月5日出生,系陆某某之父。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刘某某
一审被告:陆某某
再审申请人陆某某因与被申请人刘某某及一审被告陆某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某某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民一终字第00098号民事判决,向法院申请再审。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某某申请再审称:(一)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原审中,陆某某提出对《合伙协议》的书写时间进行鉴定的申请,原审法院未予准许,致认定事实不清。2.一审中,陆某某出示残疾评定表,证明其因出生时窒息导致脑瘫,为重度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为二级。一审法院对此证明不予采信。陆某某按照一审法院的要求另案起诉,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法院(2013)**民特字第00001号民事判决确认陆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一审法院仍然以陆某某单方申请,无其他利害关系人参与为由,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没有法律依据。二审中,陆某某再次出示上述证据证明陆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3.原审法院仅凭陆某某曾从事安全培训,参与合伙经营,与高进、却有武签订合伙协议,参与诉讼以及接受行政部门询问、处罚等,认定民事判决宣告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是在诉讼期间,而此前陆某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这是原审法院对证据的任意取舍。一审庭审时,陆某某提供上海市儿童医院、上海市第三人民医院门诊诊疗记录,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残疾评定表证实陆某某因出生难产窒息导致脑瘫,重度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二级。原审未予认定错误。4.原审法院依据刘某某代为办理矿山事务自行留下的票据,认定双方存在合伙关系不符合事实。因刘久厚是无业人员,家庭生活全靠陆某某接济,根本无钱对矿山投资。(二)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陆某某经民事判决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陆某某与刘某某签订的协议,明显违反法律的规定。原审认定该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无效的情形,是对法律的曲解。综上,陆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某某提交意见称:(一)双方的合伙关系合法有效。该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陆某某在与刘某某签订合伙协议时及合伙期间具有与智力相符的民事行为能力。(二)陆某某是2013年才被民事判决确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判决并无追溯陆某某之前的行为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三)2000年以前,刘某某在凤阳县城从事饭店经营,其有足够资金购买矿山。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陆承伟的再审申请。
法院认为:(一)关于刘某某是否案涉矿山出资人的问题。原审中,刘某某提交案涉矿山原所有人汲家能、张某某于2001年2月19日出具的收条以及张某某于2001年5月12日、5月13日出具的收到转让费的收条,证明矿山系其购买;陆某某提交2002年12月9日其与熊某某签订购买采矿权的《协议书》,证明案涉矿山的采矿权系陆某某购买。虽然陆某某称系其委托刘某某代为支付购买矿山款,但由于陆某某未能提供付款委托书,刘某某提供的收条上也无收到陆某某交款的字样,故该主张证据不足。原审认定刘某某受让矿山,陆某某受让采矿权,各自支付相应的转让费,双方共同投资并无不当。
(二)关于陆某某是否具备签约的民事行为能力的问题。一审中,陆某某提交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于出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评定表》载明,“评定意见:陆某某:出生有窒息史致脑性瘫疾,面部肌肉、四肢张直痉挛性抽搐,大部分语言吐字不清,有效交流困难,四肢运动障碍,大部分生活靠他人帮助、支持。残疾类别:重度精神发育迟滞,残疾等级:智力二级。”陆某某一审提交的2014年1月2日《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所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鉴定诊断:精神发育迟滞(中度),法定能力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该两份证据相互印证,陆某某的残疾始于出生,其自出生以来一直无民事行为能力。刘某某提供陆承伟的初中毕业证书、2003年某某县安全生产综合监督管理局为陆某某颁发的《安全生产培训班结业证书》、2008年6月23日陆某某和刘某某与却有武签订《协议书》上的签名、2009年4月7日陆某某向某某省公安厅控告信件中的签名以及某某县国土资源局对陆承伟询问笔录上的签名等,拟证明陆某某可以进行与其智力相符的民事活动。但这些证据均系间接证据,不能直接、单独地证明案件事实,亦不能推翻作为直接证据的残疾人评定表和精神病医学鉴定书的结论。即使认定陆承伟能够进行与其智力相符的民事活动,也不应包括签订民事合同这类属于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所为的活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的陆某某与刘某某签订的《合伙协议》未得到其法定代理人的事前同意和事后追认,属无效协议。原审认定陆某某被民事判决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之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与刘某某签订的合伙协议合法有效不当,应予纠正。
(三)关于双方是否存在合伙关系的问题。虽然陆某某与刘某某之间不存在书面合同关系,但陆某某没有证据证明是其委托刘某某支付购买案涉矿山的款项,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多年来向刘某某支付工资,双方存在雇佣关系。陆某某代理陆某某对矿山进行投资、管理,矿山一直由刘某某经营、管理,双方共同投资,共同经营,应当认定双方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合伙关系。
此外,陆某某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之规定申请再审,但并未提出与此相应的理由和证明材料,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原判在陆某某的民事行为能力以及《合伙协议》效力问题上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由于陆某某与刘某某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合伙关系,原判对双方之间的合伙关系予以确认正确,应予维持。陆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陆某某的再审申请。
 


上一篇:如何做合伙人?如何办合伙企业?

下一篇:最后一页


短信咨询 一键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