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济合同纠纷 >

民间借贷抵押物优先受偿

时间:2018-07-04 14:05:27

自裁判文书官网
   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某市某某支行,住所地四川省某市临园路东段72号。
负责人:吴某某,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欧某某,女,1986年4月20日出生,汉族,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某分行员工,住四川省某市高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某,男,1959年4月24日出生,汉族,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绵阳某某支行员工,住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
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某市某区泗王庙巷28号A栋5楼501号。
法定代表人:张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某,男,1962年5月2日出生,汉族,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住四川省某市某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男,1965年3月3日出生,汉族,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住四川省某市某区。
被告: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某市凯旋路2588号。
法定代表人:杨某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某,女,1964年7月16日出生,汉族,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住四川省某市涪城区。
被告: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某市凯旋路2588号11楼1104号。
法定代表人:张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女,1971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住四川省某市涪城区。
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支行(以下简称农行绵阳涪城支行)与被告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某某投资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一案,法院于2017年11月2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并于2018年1月18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欧某某、张某某,被告绵阳某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被告上海某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某,被告金某某投资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绵阳某某公司立即偿还借款本金29290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2.判令农行绵阳某某支行对绵阳某某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3.判令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为贷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4.本案诉讼费用及与诉讼相关的其他费用由被告全部承担。
事实和理由: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为被告绵阳某某公司发放“中国科技城(绵阳)金家林总部经济实验区”一期基础设施建设贷款,于2011年12月至2013年2月期间,双方签订了《固定资产借款合同》9份,《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2份,《抵押合同》3份,贷款总额人民币29490万元。2017年6月19日,原告与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签订2017061900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对上述贷款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最高债权余额为29290万元,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原告依据合同约定发放贷款,并根据企业项目建设情况两次对贷款进行展期,将结息方式由按月结息调整为按年结息,2017年6月20日为结息日,绵阳某某公司未能按期结息,经原告多次催收无果,截至2017年10月31日共计欠息24349494.41元,担保人也未履行担保义务,且绵阳裕都公司因涉诉,我行抵押物被法院查封。原告按照合同约定于2017年11月3日向三被告发出《提前到期通知书》,对原告与绵阳裕都公司签订的上述9笔借款合同项下贷款宣布于2017年10月31日提前到期,同日,向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发出了《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要求其履行担保责任,三被告均已签收。
被告绵阳某某公司、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对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诉称的本案涉及贷款、担保的基本事实及借款的本金、还款金额和利息、复利、罚息的金额均予以认可。
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原告、被告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个人身份信息、编号51010420120000064、51010420120000121、51010420120000232、51010420120000638、51010420120000992、51010420130000111、51010420110000715、51010420120000399、51010420120000533《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编号51010220150000571、51010220170000541、51010220150000575、
51010220170000538、51010220150000574、51010220170000539、51010220150000583、51010220170000556、51010220150000564、51010220150000562、51010220150000586、51010220170000543、51010220150000436、51010220170000535、51010220150000569、51010220170000547、51010220150000566、51010220150000578、51010220170000551、51010220150000580、51010220150000581、51010220170000545《借款展期协议》、编号51100620120003376、51100620130006158《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51100220120041974、
51100220120041963、51100220120051478《抵押合同》、编号20170619001《最高额保证合同》、绵城国用【2012】第08511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4号、绵城国用【2013】第10309号、绵城国用【2013】第13899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2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5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0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3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3号国土证、绵城他项【2012】00139号、绵城他项【2012】00138号、绵城他项【2013】第00164号、绵城他项【2013】第00163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0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1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2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3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67号他项权证、《提前到期通知书》《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银行对账单等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质证,被告绵阳裕都公司、上海裕都公司、金溪湖投资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一、2012年1月18日,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与被告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064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1900万元,次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1900万元,期限至2016年10月26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71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10月26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41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10月26日,至今贷款余额为1900万元。
二、2012年2月27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121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1000万元,同月29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1000万元,到期日2016年9月28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75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贷款到期日为2018年9月28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38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9月28日,至今贷款余额为1000万元。
三、2012年4月20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232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1000万元,2012年4月23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1000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8月29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74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8月29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再次签订51010220170000539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8月29日,现贷款余额1000万元。
2012年5月30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100620120003376号《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以其自有土地使用权(绵城国用【2012】第08511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4号)对上述一至三笔贷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担保的债权最高余额为4098万元。之后,双方办妥抵押登记,取得他项权利证书(绵城他项【2012】00138号、绵城他项【2012】00139号)。
四、2012年8月30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638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4000万元,现贷款余额为3800万元。1.2012年8月30日,原告向借款人发放贷款30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12月22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83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7年12月22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56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2年12月22日,现贷款余额为3000万元。2.2012年8月30日,原告向借款人发放贷款8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6月26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64、51010220150000562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7年6月26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56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2年6月26日,现贷款余额为800万元。3.2012年8月30日,原告向借款人发放贷款本金2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6月26日,绵阳裕都公司已于2014年7月7日归还100万元,2014年12月25日归还100万元,现余额为零。
五、2012年12月27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992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2012年12月29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30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10月16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86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7年10月16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43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2年10月16日,现贷款余额为3000万元。
六、2013年2月4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30000111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29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5月27日。2015年5月27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436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7年5月27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35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2年5月27日,现贷款余额为2900万元。
2013年6月28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100620130006158号《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以绵阳某某公司名下土地使用权(绵城国用【2013】第10309号、绵城国用【2013】第13899号)为上述四至六笔贷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担保债权最高余额为10511.7万元。之后,双方办妥抵押登记,并取得他项权利证书(绵城他项【2013】第00163号、绵城他项【2013】第00164号)。
七、2011年12月31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10000715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金额为5000万元。1.2011年12月31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2500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6月22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69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6月22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47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6月22日,现贷款余额2500万元。2.2011年12月31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2500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11月15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66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11月15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47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11月15日,现贷款余额2500万元。
2012年5月30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100220120041974号《抵押合同》,约定以绵阳某某公司名下土地使用权(绵城国用【2012】第08512、绵城国用【2012】第08425)为第七笔贷款提供抵押担保,担保债权本金为5000万元,双方办妥抵押登记,并取得他项权利证书(绵城他项【2012】第00140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1号)。
八、2012年6月19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399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8490万元。1.2012年6月25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3427.6617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7月22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编号51010220150000578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7月22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51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7月22日,现贷款余额为3427.6617万元。2.2012年6月27日,原告向绵阳裕都公司发放贷款5062.3383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7月22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80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7月22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51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7月22日,现贷款余额为5062.3383万元。
2012年6月19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100220120041963号《抵押合同》,约定以绵阳某某公司名下土地使用权(绵城国用【2012】第08510、绵城国用【2012】第08513)为第八笔贷款提供抵押担保,担保债权本金为8490万元,双方办妥抵押登记,并取得他项权利证书(绵城他项【2012】第00142号、绵城他项【2012】第00143号)。
九、2012年7月28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010420120000533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2012年7月31日,原告向绵阳某某公司发放贷款2200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12月15日。2015年6月26日,双方签订51010220150000581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18年12月15日。2017年6月19日,双方签订51010220170000545号《借款展期协议》,约定到期日为2023年12月15日。
十、2012年7月28日,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51100220120051478号《抵押合同》,约定以绵阳某某公司名下土地使用权(绵城国用【2012】第08423)为第九笔贷款提供抵押担保,担保债权本金为2200万元,双方办妥抵押登记,并取得他项权利证书(绵城他项【2012】第00167号)。
十一、2017年6月19日,原告与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签订2017061900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对上述第一至第九笔贷款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最高债权余额为29290万元,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
本院同时查明,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的上述《固定资产借款合同》中均对借款利率、罚息、复利及计息、结息方式等进行了约定。其中,借款利率以浮动利率按照每笔借款提款日所对应的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基准利率基础上浮10%。罚息从逾期之日起30天内上浮50%计收。借款人未按期支付利息的,贷款人从未按期支付之日起按月计收复利。借款按月结息,结息日为每月的20日。
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依据上述合同的约定按期发放相应贷款,之后,根据企业项目建设情况两次对贷款进行展期,并将结息方式由按月结息调整为按年结息,2017年6月20日为结息日,被告绵阳裕都公司未能按期结息,截至2017年10月31日,共计欠息24349494.41元。担保人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也未履行担保义务。2017年11月3日,原告向三被告发送《提前到期通知书》,对原告与绵阳某某签订的上述9笔借款合同项下贷款宣布于2017年10月31日提前到期,同日,向担保人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发送《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要求其履行担保责任,三被告均已签收。
本院认为:一、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与被告绵阳某某公司签订的51010420120000064号、51010420120000121号、51010420120000232号、51010420120000638号、51010420120000992号、51010420130000111号、51010420110000715号、51010420120000399号、51010420120000533
号《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及相对应的《借款展期协议》,主体适格,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应确认为合法有效。
二、本案所涉《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签订后,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按照合同约定发放了贷款本金总额29490万元,而被告绵阳某某公司仅归还本金200万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关于“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和第二百零六条关于“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有关规定,被告绵阳某某公司应当依据《固定资产借款合同》的约定归还本金29290万元。2017年6月20日为结息日,被告绵阳裕都公司未能按期结息,截至2017年10月31日,共计欠息24349494.41元。担保人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也未履行担保义务。2017年11月3日,原告向三被告签发《提前到期通知书》对原告与绵阳某某公司签订的上述9笔借款合同项下贷款宣布于2017年10月31日提前到期。本案中,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与被告绵阳某某公司关于利息、罚息、复利的约定符合法律规定,不违反中国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利率的管理规定,合法有效。本案应从原告宣布贷款提前到期日即2017年10月31日的次日起,开始计收罚息和复利。
三、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与被告绵阳某某公司签订的《抵押合同》以及《最高额抵押合同》,主体适格、合同形式要件具备、内容合法且办理相应的抵押备案手续,抵押合法有效。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六条“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抵押权的费用”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三条“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对一定期间内将要连续发生的债权提供担保财产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有权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就该担保财产优先受偿”的规定,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的抵押权合法有效,其对上述《抵押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项下之抵押财产依法折价或者拍卖、变现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与被告上海某某公司、金某某投资公司签订的编号为20170619001号《最高额保证合同》,主体适格、合同形式要件具备、内容合法,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属合法有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本法所称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和第十二条“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的,保证人应当按照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份额,承担保证责任。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债权人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保证人都负有担保全部债权实现的义务。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他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以及第二十一条“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第三十一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连带共同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的相关规定,本案所涉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合法有效,上述保证人应就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享有的对被告绵阳某某公司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绵阳某某公司追偿。
五、因三被告的违约行为导致本案纠纷,三被告应依法连带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及诉讼保全费用。
综上所述,对原告农行绵阳某某支行的诉讼请求全部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绵阳某某支行偿还借款本金29290万元及相应利息(截至2017年10月31日,共计欠息24349494.41元,2017年11月1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合同约定计收罚息和复利);
二、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绵阳某某支行有权在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上述全部债务范围内以其所有的位于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城郊乡金家林村绵城国用【2012】第08511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4号、绵城国用【2013】第10309号、绵城国用【2013】第13899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2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5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0号、绵城国用【2012】第08513号、绵城国用【2012】第08423号的房产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的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三、被告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上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追偿。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628047.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共计1633047元,由被告绵阳某某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某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金某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承担。
 

 


上一篇:价格优惠还是价格欺诈?证据很重要

下一篇:最后一页


短信咨询 一键拨号